RSS
首页 > 职工沙龙 > 正文

疫情中,职场妈妈的新上班故事

http://www.workercn.cn   2020-03-10 08:08:05   来源:中工网——《工人日报》   查看评论

孕6月口罩戴久了缺氧,哺乳期躲通勤车里吸奶,育儿期每天要做两份“作业”
疫情中,职场妈妈的新上班故事

  阅读提示

  突发的疫情,给处于孕期、哺乳期、育儿期的职场妈妈们带来不小的挑战。“三八”妇女节前夕,记者采访了多位职场妈妈了解到,复工复产后,有的孕期女职工为要不要出门工作反复思量,有的哺乳期妈妈投身一线战“疫”,还有的职场女性边工作边育儿。疫情当前,她们渴望温柔相待。

  3月5日一早,戴好口罩,怀孕6个多月的沈媛被爱人送到单位。刚进办公大厅,闻到扑面而来的消毒水味道,她的头隐隐作痛。这是沈媛复工上班的第8天。

  突发的疫情,给孕期、哺乳期、育儿期的女职工工作带来不小挑战。《工人日报》记者采访了解到,处于不同生理时期的职场妈妈们面临着不便外出工作、缺少安全的吸奶环境、边工作边育儿分身乏术等困难。

  孕期口罩戴久了缺氧,期待增加休息时间

  “我的身体状况能支持我出门工作,可每分每秒,我都在担心感染到宝宝。”沈媛说。出门上班是她多次和公司协商、自己反复考量后的结果。

  31岁的沈媛是沈阳一家软件公司的会计。春节前,她还沉浸在初为人母的喜悦中,按时产检,按时上班。疫情出现后,她开始焦躁不安,每天翻看手机,查看相关新闻。1月27日,看到外地一名孕妇被感染新冠肺炎后,她抱着爱人嚎啕大哭。在焦虑背后,她更多的是害怕,怕一旦被感染将面临引产。

  不过,随之而来的消息让她安心不少。公司推迟开工至2月10日。人事部门也打来电话跟她协商,让她先把调休假休完,这些让她觉得很暖心。

  2月22日,辽宁宣布将辽宁省新冠肺炎一级应急响应调整为三级应急响应。疫情趋缓,公司打来了“催工”电话。3名外地员工没回沈阳,还有5位员工尚在隔离,人手不够。

  孕妇到底适不适合出门上班?沈媛带着疑问在网上挂了号,医生答复她:孕妇是易感人群。而且,一人生病很有可能两人感染。一旦感染,不方便用药,不易治疗。

  沈媛把能休的调休假和年假休完后,公司表示,按规定孕早期和孕晚期可以休“保胎”假或提前休产假,如果休假,工资只能按最低工资标准的80%发放。自从她怀孕后,公司对她特殊照顾,减少工作任务的同时没有降薪。她每次请产检假也都很顺利。思来想去,沈媛决定先上班试试。

  怕感染,她一整天戴着口罩,中午吃饭只花10分钟,一天不喝水。一周后,她出现了恶心、耳鸣、头晕等症状,产科医生告诉她可能是轻微“缺氧”。她告诉记者,如果症状加重,她只能休假了。

  “疫情之下,企业和职工都不容易。不知道能否适当延长孕期休息时间和产假,期间的工资由生育保险负担一部分,为企业减负。”沈媛期待地说。

  哺乳期躲通勤车中吸奶,希望背奶环境更安全

  30岁的那思佳,儿子刚满1岁。哺乳假结束了,可母乳喂养并没结束。

  她是沈阳市浑南区中心医院内科病房的护士。单位有母婴室,疫情发生前,由于奶水充足,每隔3小时她要吸奶一次。疫情发生后,群防群控,作为一名医护人员,在人手严重不足的情况下,她去了一线,在沈阳市高速白塔堡收费站负责测体温。医院照顾她,只给她安排了4个白班。

  对哺乳期妈妈而言,最大的难题是吸奶和背奶。护士长帮她借来了私家车做临时的“母婴室”。那思佳脱掉防护服、一层层解开外套,认真用酒精消毒后用大衣挡着开始吸奶,一天两次,一次30分钟。

  哺乳期,为保障奶水充足要多喝水。因为吸奶浪费防护服,让她过意不去,她便一整天不喝水,这样也能省下去厕所的时间,保证一天测温500辆车次。每晚回家,那思佳都要经历“三部曲”,先是从头到脚消毒和洗澡,再把吸奶装备放进消毒柜,最后烧一大壶热水喝蒲公英颗粒,一杯接着一杯喝,直到出汗。

  “单位对我很照顾,请哺乳假也都很顺利。现在特殊时期,背奶是苦点。”那思佳希望像她这样的哺乳期妈妈能有个安全的吸奶环境。

  现在,那思佳又面临新的难题:孩子宁肯饿着也不喝奶瓶装的母乳或奶粉。那思佳偷偷哭了好几回,“每个哺乳期妈妈面临的难题不同,能不能特事特办,适当延长哺乳假?”

  边办公边育儿,渴望更多理解和关爱

  叶馨是沈阳一家精密仪器经销企业的销售组长。疫情开始后,她便开始了居家办公,孩子就读的幼儿园延期开学。这样一来,她每天便有了两份“作业”要做。

  “左手指导儿子拼写,右手用鼠标填表改文件。”叶馨说,她每天要在女职工、幼儿园老师和母亲3个身份中切换。

  “上午开视频会议,孩子头戴水桶冲进来,手持水枪喷了她一身水;下午陪孩子做英语口语练习,领导微信传来表格让30分钟内提交修改好的数据。”填报表、写汇报,做计划;指导“幼小衔接”的儿子拼写、算数、英语口语……一天下来,叶馨苦不堪言。

  家里老人身体不好,丈夫是社区工作人员,疫情发生后每天都是深夜到家,叶馨也想过请保姆带孩子,但为了安全起见,她只能边办公边带娃。

  记者电话采访了13位家有未成年子女的女职工,其中9位女职工请假或居家办公照看子女。部分男职工曾向单位提出与爱人轮班照看子女的请求,被“委婉”否决,理由多为“妈妈照顾孩子更合适”。

  叶馨上网查看过辽宁疫情防控指挥部发出的通知,没有看到关于双职工家庭中有未成年子女该如何照看的规定,“眼下延期开学,希望从政策层面,激励企业准许双职工家庭有一人在家看护未成年子女。”

  最近,沈阳招募大学生志愿者做“网课陪伴员”,为一线医护人员家庭、双职工家庭、留守儿童家庭等小学生群体,配备志愿者提供线上辅导。这让叶馨看到了希望,她希望“网课陪伴员”的受益群体能扩大到幼儿园的孩子。(工人日报-中工网记者 刘旭)

[责任编辑:蔺凯伊]

相关新闻:

版权声明: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

我要留言

 
 
 
 
关于我们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本站地图 | 投稿邮箱 | 版权声明 |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10-84151598 |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:010-84151598
Copyright © 2008-2017 by www.workercn.cn. all rights reserved
扫码关注



工人日报
客户端
苹果版
安卓版